三国军阀与北洋军阀相比较哪个更励志

东汉末年,狼烟四起,不过各路军阀之间的宦海游戏以及利益瓜葛,属于对于权柄的争夺和利益再分配的一个过程。纵然军队倒戈,皇帝退位,最后还是以一个过渡式的或者新的王朝,去接管原来的统治,只是改朝换代罢了。当然,这个新的王朝会拿着接力棒继续跑下去,古代历朝历代的执缰人,都忠贞不渝地维护这种“家天下”的局面,并力图不断加以巩固,使其成为“铜墙铁壁”,直至推向盛世。三国军阀也不例外,曹操于建安元年,攻克许县之后,七月进入洛阳,将汉献帝好生安置起来后,“九月,车驾出轩辕而东,以太祖为大将军,封武平侯”。

曹操的这一举动,使整个曹氏创业集团,获得了其他军阀无可比拟的庙堂优势。以皇帝的名义号令各地,名正言顺地进行着讨伐其他诸侯的战争,特别是经官渡之战,消灭袁绍,迫使刘备南移,消灭袁谭,控制青州和冀州,到建安十二年,曹氏创业集团已经控制了北方大地。这时的孙权集团在擒杀黄祖,占领江夏之后,势力也延伸到长江中游,到赤壁之战前,已经发展成为仅次于曹氏集团的地方集团。刘备在诸葛亮的辅佐下,开始成为继曹操、孙权集团外的一支新秀。可见,三个创业集团,都在努力为自己的事业打拼着,都是励志典型且企图把握时机,消灭对方而问鼎天下。

北洋军阀集团没有那么幸运,在他们扛起割据的大旗时,列强早已在他们脱胎的晚清安营扎寨,貌似还想落户生根。北洋军阀从他们的“老头子”袁氏起,便与洋人结下了“不解之缘”。他们在上台、坐庄过程中,都得依赖洋人的扶持,但列强是不会提供免费的“午餐”的,作为“回报”,他们也必然为之服务,称为代理人。有的人居然还乐此不疲,表示“欣然同意”。袁氏为了实现自己的逆流之举,竟然饮鸩止渴,接受了日本的“二十一条”。段祺瑞麾下的皖系军阀,更是日“援”堆砌而成,日本一度取得了在驻兵及战时直接指挥皖系军阀人马的权力。所以说北洋军阀为赢得列强在庙堂之上的承认,对洋人唯命是从,身份也就变成了“长工”。

当然,对于这样听话的打工仔,洋人也会给予一些酬劳。如提供给他们军火用以继续混战,通过派遣顾问以控制北洋军,利用经济上的借款设厂掠夺资源。北洋军阀们则可以借此扩充人马,攻伐吞并,以求更大的地盘与实力。二者这样狼狈为奸,使北洋时期“草头王”混战成为家常便饭,天下也变成最原始的角斗场,以至于“螃蟹横行且一蟹不如一蟹”。北洋军阀的这一特点,是古代任何军阀都不具备而且也不可能具备的,毕竟创业不易守业更难,打工仔最多成为掌柜,东家永远是东家,这种无奈既是北洋军阀的悲哀,也是“代理人”宿命。

延伸阅读:

标签:

上一篇:明仁宗和明宣宗为何短命

下一篇:阜康钱庄为何会一夜崩溃